"> 雪松控股进击金融之路:收购暴雷资产 深陷自融风波 - 国内新闻 - 珠海新闻网

雪松控股进击金融之路:收购暴雷资产 深陷自融风波

来源:迎瑞祥金融

52

发布时间:2019-09-16 06:30:25

2019年雪松控股频频抄底暴雷金融资产,为哪般?

出品:每日财报

作者:裴岗

这一年来,新跻身世界500强企业雪松控股在资本市场上的高歌猛进十分引人瞩目,但近期却卷入了一场风波。

随着外界舆论的发酵,日前针对公司旗下“鑫坤5号”是否涉嫌自融的话题也在愈演愈烈。

《每日财报》注意到,9月6日,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劲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道“这是信托产品解释不够清晰引发的外界误解。中山‘兰溪谷’的项目,出于归集资金的考虑,雪松控股去年就转让出去了。”

“鑫坤5号”是雪松信托发布的一款信托产品,全名叫作“鑫坤5号-粤港澳大湾区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。该产品募资额高达35亿元,其所投资的项目名称为“兰溪谷”,曾是中山市一处著名的烂尾楼盘。

但蹊跷的是,同一地块还有另一个项目正在同时进行推介,名叫“雪松君华-天汇”,其在2018年10月展示的沙盘模型与兰溪谷此前的规划几无二致。而“雪松君华-天汇”恰好隶属于雪松信托的母公司——雪松控股旗下的君华地产。

尽管张劲一再表示项目已经出售,但由于公司品牌好,采用品牌输出合作和公司没有关系,“鑫坤5号”拟募集的35亿元将投向“雪松君华-天汇”的传闻也不是事实,但经此一举令市场对于雪松控股不计代价收购暴雷的中江信托、入股大连金融交易所也产生了怀疑。

雪松控股有能力兑付收购的中江信托近80亿的逾期兑付资金吗?纳入旗下的金融资产能够很好地服务公司既有的战略吗?耗费巨资抄底金融资产,这是豪气之举,还是慧眼识据?

1

频频“抄底” 连续收购“暴雷”金融资产

7月22日,在美国《财富》杂志发布的2019年世界500强名单中,雪松控股以406亿美元(约合2688亿元人民币)营收位列第301位,排名比2018年跃升了60位。这是雪松控股连续第二年上榜。

在2018年7月跻身世界500强之前,雪松控股鲜有人知。但是,近一年来,雪松控股动作频频,不断进行金融布局,接连将大连金融资产交易所、中江信托(现已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)收入囊中,其大宗商品主业也开始往上游延伸,董事局主席张劲更是在多个公开场合强调,要把雪松控股做成“中国嘉能可”。

早在今年3月22日,雪松控股旗下二级子公司运营的微信公众号“中山雪松君华”发布的“雪松君华-天汇”楼盘广告上,就已经在以世界500强雪松控股作为营销背景。而其背后关联仅凭“鑫坤5号”的表面材料,根本不可能发现。

面对“自融”质疑,张劲表示,由于雪松控股在中山做得非常好,品牌优势很强,(中山“兰溪谷”)项目转让后,受让者要求雪松继续做品牌输出,这在地产行业是通用的做法,也是目前“兰溪谷”项目沿用“雪松君华-天汇”名称的原因。

但张劲也承认,在项目信息披露方面,雪松控股做得不够好,“在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情况下,产品解释还不够清晰,充分的信息披露十分重要,雪松信托做得还不够,我们在内部也做了深刻反省。”

2018年12月,雪松控股收购了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约71%的股权,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。2019年6月25日,“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”正式变更为“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”。

中江信托曾被称为信托界的一匹黑马,在2015年时排名还在信托圈30名开外。通过一年的改革整顿后,中江信托2016年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已飙升至行业内第6位。

但在2017年,中江信托先后出现了数十个信托产品发生兑付异常现象,营业收入大幅下降。随后在2018年,中江信托连续九次踩雷,涉及违约资金数十亿元,处境岌岌可危。

雪松控股就在此时接盘。

对于之前中江信托“暴雷”涉及的79亿元是否会让雪松控股承压,张劲对此表示:“虽然中江信托是从明天系收购的,但完全是按照市场化原则交易,关于不良资产问题,在收购之前已经考虑到,所以提前预备了足够的资金来应对。”

2019年3月,雪松控股又增资23077万元入股大连金融交易所,控股69.77%。有知情人士表示,此次雪松控股增资入股大金所的对价约为6亿元,包括“牵头化解大金所当前已暴露的所有风险”。

大金所相关负责人表示:“此次升级后,大金所未来的业务将聚焦于供应链金融领域,助力东北地区的实业振兴。”

2

金融板块“化有形为无形”?

公开资料显示,雪松控股旗下拥有大宗商品、化工新材料、旅游文化和智慧城市服务等产业板块,同时拥有齐翔腾达、希努尔两家A股上市公司。

齐翔腾达属于化工新材料行业,今年半年报显示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165亿元,同比增长116.62%,但是净利润仅为3.5亿元左右,同比下降了近30%。

雪松控股入主后,齐翔腾达扩展了供应链管理服务板块,成立以淄博齐翔腾达供应链有限公司为主的多家供应链公司,提供化工、能源等领域的供应链管理服务。

而希努尔集团原属于服装家纺行业,在经过雪松控股重整之后,承载起了集团的旅游文化业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两家公司股票在去年6月几乎同时遭遇了“崩盘”式暴跌,目前公司股价距离去年4月的最高点均下降了50%以上。至于暴跌的原因,至今依然是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彼时他们背后都有雪松控股的身影。

2019年元旦,雪松控股发布了五年规划(2017-2021)新的战略目标:重构四大产业,着力发展第五板块社会公益服务产业,重构整合六大产业为五大产业,其中消失的一大板块正是金融。

张劲对此表示:“金融产业不以独立板块的形式出现,并不意味着金融业务会弱化,它在雪松产业体系的重要性反而更加突出。”他要将金融业务全面融入各个产业板块,“化有形为无形”。

今年年初时,雪松控股拟清理掉持有的两家广州本地银行——广州银行和广州农商银行的少数股权,让其持有的金融资产更聚焦于服务主业。

被张劲列为发展目标的嘉能可,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一大助推器,便是其强大的金融服务能力。雪松控股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2018年以来,雪松控股通过收购迅速获取金融资源,希望补上短板。

收购中江信托,也是为了借助这个主流金融牌照,提升其产业链金融、特别是供应链金融的服务能力。

另一方面,雪松控股进驻后的大金所,6月底恢复上线的新理财产品,主要即为商业保险理财相关的供应链金融产品。

如今虽然收购了中江信托和大金所,但是张劲一再强调,雪松的金融板块并不是独立的,而是在配合产业链的发展。“当初收购中江信托的初衷就是为了做供应链金融,而雪松有强烈的产业背景,做大宗商品供应链相当有地位,在这样的背景下,雪松的供应链金融信托有自己鲜明的烙印。”

在收购中江信托后,未来雪松控股是否加码金融领域布局?张劲表示:“我们近期不会再收购任何金融牌照,随着未来产业的发展,会根据具体的变化再做判断。”

不过《每日财报》也认为,张劲收购的金融资产初衷是为了自己的主业发展,但是能否经营好中江信托(现如今为雪松信托),实现雪松控股的金融布局规划,并不容易。

雪松控股,金融,收购,...